广州调查公司

广州私人调查 > 哪里有私家侦探 > 广州私家侦探价格表_广州请私家侦探多少钱_广州怎样才能找到一个可靠的私家

广州私家侦探价格表_广州请私家侦探多少钱_广州怎样才能找到一个可靠的私家

时间:2022-10-20 作者:admin 阅读:376
广州私家侦探公司~广州专业调查公司哪家好~广州口碑最好的私家侦探公司

最近,中韩警方重点关注的国际通缉犯金秀珠,出现在山东的滨海城市,海东市……

绑架迷踪

刘祖光

5.滑头落网


第二天,叶莉一上班,就发现了局里气氛异常。昨晚的案情分析会上大家都很沉闷:为了消除家长的疑虑和恐惧,警察将金秀珠的照片发到家长群,说她是“人贩子嫌疑人”,没想到有家长惊呼,说这个“人贩子”当时就在他旁边……原来,金秀珠脱了工装后,又杀了个回马枪,堂而皇之地回到家长中间,然后混在家长大军里离开了。

大家觉得脸上仿佛被金秀珠打了一记耳光。

王局长找到叶莉,说:“小叶,你不是对档案熟悉吗?把咱们市有海外关系的、能搞来大量美元或者欧元的富豪捋一遍……”

叶莉这才知道,局长和周队长讨论了大半夜,两人认为,也许金秀珠的目标并不是林萧萧。原因很简单,她如果绑了林萧萧,即便拿到人民币又能怎样呢?难道还拖着大量人民币出海吗?如果拿不到钱,金秀珠何必费劲地绑人?林子健只是名义上的首富,真正能在短时间内拿出大笔外汇的人,才是金秀珠的目标。

叶莉犹豫了一下,说:“其实,我那天一直有个疑问不敢说……”

“你说!”王局长鼓励道。

“那天,邢铁在小区滑滑梯那里出现,他自始至终都没有靠近过林萧萧家呢。”

“那也许他知道林萧萧家有警察,所以……”

“如果他知道的话,就根本不会去小区了。我觉得他出现的地方,只是恰好遇到了林萧萧……而且金秀珠在学校时,注意力并没有在林萧萧一个人身上。”

王局长断然说:“那就是跟林萧萧玩的几个小朋友中的一个……”

叶莉对海滨花园业主的信息做了统计,并与那天和林萧萧一起玩的小朋友做了对照。很快,她筛选出三名业主。王局长没想到叶莉的行动会那么快,把她叫过来一问,原来她提前把那几个小朋友的情况做了记录,以备后调。

三个业主的资料都很有趣,一个是做外贸出口的董先生;一个是做玩具出口生意的陈先生;还有一个是高级知识分子廖教授。廖教授是海东市领导三顾茅庐请来的高端人才,主持着一个研发项目,研发资金数目惊人,只是钱属于公家,并不是他个人的。这三个人的孩子跟林萧萧是好朋友,那天都在滑滑梯那里玩。当然,这三位业主,都算有钱人。

“做外贸的手里肯定有大量的外汇……”

“不对,国家强制结汇……”

“但将做外贸的资金弄出来做孩子的赎金,这个操作困难吗?比如金秀珠绑了他们孩子,给他们一个外国账户,双方以服务贸易的方式进行转款……”

“这个操作理论上可行,可是实际操作起来,时间会很长……”

在案情分析会上,大家讨论得热火朝天,局长说:“不管是谁,三家的孩子,包括林萧萧,全部纳入我们的保护范围。”周标接话道:“那就从县局和区派出所抽调一部分警力支援。”

王局长点点头:“我们全力出击,保护孩子是第一位的。国际会议那边也不能放松,一定要保证会议的顺利举行。”

叶莉看着手中的档案,陷入沉思。散会后,各县区抽调了五十名干警来市区支援,好在四个孩子都在同一个小学上学,所以各方面布控都有条不紊,只等金秀珠出手。只是连续好几天,风平浪静。

叶莉再一次来到带鱼街,邢老头又在小饭馆里喝得醉醺醺的,但依然对儿子的信息口风极严。听老板娘说,前几天邢老头好像去办了港澳通行证和护照。

叶莉立即把这个情况做了汇报,王局长很振奋,说:“拿了护照,说明要走人了。估计邢铁判断大事快成了,所以提前安排,让老爹先走。看来金秀珠快憋不住了,她要出手了。”

警方的判断是正确的。

三天后,海边的废弃码头,金秀珠团伙成员们擦着枪,三艘最高性能的快艇都加满了油,在不远处停着。金秀珠看着大家,鼓励道:“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,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财富在等着我们。”

大家走出舱门,乘上快艇,朝着外海驶去。茫茫大海,三艘快艇乘风破浪,与此同时,他们在韩国负责接应的同伙也上了直升机,从韩国岛上起飞,向着目标地飞行。

很快,海上出现一个钢铁平台——海东可燃冰实验平台,海东市唯一的国家级实验平台。从平台上下来几个人,乘坐着一艘大快艇离开,可刚驶出二十海里不到,三艘快艇就截住了大快艇。快艇上的人大吼着“停船”,边吼边鸣枪,对方哪儿见过这阵仗,立即停了船,当匪徒们准备登艇时,大快艇上突然射出几道火焰,“砰砰砰”,子弹击中了几名匪徒,周标从大快艇里出来,他手里的枪口冒着烟……

大快艇上正是周标等三名刑警,匪徒见势不妙,立即掉转方向逃走,周标也不追,反倒一脸淡然。

天空出现了两架警用直升机,盘旋在海面上空,大喇叭喊着让匪徒投降,匪徒们则拿着制式枪疯狂扫射。警用直升机并不跟他们纠缠,只是往上升了一点,仍然紧紧跟着,三艘快艇疯狂地开着,接应的直升机马上就来了,所以他们坚持着,可就在这时,他们面前出现了一条大船——海警船。

匪徒的快艇跟海警船相比,那简直不堪一击。海警船用水炮拦住了快艇,匪徒们眼睁睁地看着接应的直升机靠近这里又掉头离开,除了破口大骂,却也无可奈何。

周标带人上了匪徒的快艇,然而一盘点,船上根本没有金秀珠的影子。众匪徒冷笑,连受伤的匪徒都一脸的不服气,用蹩脚的汉语说:“大姐,你们是抓不到的。”

周标连忙联系局里,说了海上的情况。王局长赶紧打电话联系了其他人,获悉了孩子们都很安全,便放下心来。

警察为何能准确地获知匪徒的计划?原来,昨天收到叶莉的汇报后,警方又召开了案情分析会。这一次,从沙滩排球赛场开始进行比对,大家忽然发现,廖教授的妻子带着女儿也在看沙滩排球,就坐在金秀珠不远处。

廖教授主持着可燃冰技术的研发工作,半年前,他的研发有了重大突破,这个新闻曾轰动一时。海东正在举行的国际可燃冰学术研讨会,廖教授是这次研讨会的灵魂人物。市委市政府为了他的人身安全,特地要求公安局在会议期间给廖教授配备了安保措施——这就是金秀珠不敢动他、只能打他孩子主意的重要原因。

警方推测,之前邢铁去小区,就是去廖教授家踩点,却意外地发现小区已经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中。因此,金秀珠放弃了在小区行动的计划,亲自冒险去了廖教授孩子的学校,伺机而动,但也遭遇了警察的围堵。警方严防死守,狡猾的金秀珠会不会又有新的计划呢……

案情分析会上,大家把焦点再次放到廖教授身上。可燃冰开发是国际新能源领域中最热门的项目,如果海外有人觊觎廖教授的研究成果,那么只要金秀珠出面窃取,买家就能把钱汇到她的账户里,根本不用之前设想的那么麻烦。

关键时刻,叶莉发现了一个采访视频——廖教授介绍了自己的研究工作,表示几天的会议交流让他很渴望赶紧回到实验平台进行研究,记者问他是否可以跟随去平台,廖教授笑着说:“完全可以,会议结束第二天,咱们就去。”

这个视频如果被金秀珠看到,她就知道了廖教授在研讨会结束后的行程,她完全可以利用海上安保松懈的机会进行非法活动。王局长立即去找廖教授进行案情沟通工作,然后让周标代替廖教授上船,果然,匪徒们的出现,证实了金秀珠的真正目标就是廖教授。

可是,如今金秀珠不见了踪影,她要干什么呢?

王局长交代对海滨花园加强戒备,以防金秀珠杀个回马枪,同时,加大搜捕金秀珠的力度。

然而此时,金秀珠正一身泳装,戴着太阳镜,坐在沙滩上,看着手机上接应人发来的视频。她干绑架这么多年,之所以屡屡逃脱,就是因为她从不存侥幸心理。就像这次去海上绑架手无缚鸡之力的廖教授,虽是十拿九稳,但她仍然给自己留了后手。她庆幸自己又逃过一劫的同时,也开始思考如何继续完成计划……

现在,警务云上,全市上万个警用监控全力搜捕着邢铁和金秀珠。公安局内,大家开会讨论,叶莉建议把邢老头请来,对他展开心理攻势,让他劝说邢铁投案。只要拿住了邢铁,对海东市完全陌生的金秀珠就藏不住了。

周标对邢老头是否能被说动表示怀疑,王局长亲自出马,找邢老头晓之以理。但如周标所说,劝邢老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久攻不下,王局长却仍在跟邢老头讲下去,周标很是无奈,叶莉见状,说:“你还不知道王局长的意图?”周标愣了,叶莉说:“其实邢老头答不答应根本不重要,他只要在公安局里不回去,邢铁就会坐不住的……”

周标顿时恍然大悟。

与此同时,废弃码头的一艘破船里,金秀珠对邢铁说:“买家的预付款,我给你一半,你要做的就是潜入廖教授的办公室,盗取技术资料,一旦事成,我们五五分账,到那时,我们都可以退休了……”

邢铁听得非常激动:“姐,这时候是姓廖的最大意的时候,时机刚刚好,你在这里等着,我一得手,咱们就撤……”

当天晚上,海东高新产业园的最高建筑顶层,邢铁灵活地潜入,当他悄悄推开廖教授办公室的门时,突然灯光大亮,办公室里坐着一个白发老头——并不是廖教授,而是自己的父亲。邢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:“爸,你还是把咱们的计划卖了……”邢老头也叹着气说:“我知道你的打算肯定不行……”

这时,王局长和叶莉走了进来,王局长严肃地说:“邢铁,我们是接到陌生人的举报电话来的……”

叶莉一笑,说:“同时,我们还接到一个举报电话,说金秀珠藏在一个废弃码头的船上。虽然举报者用了变声软件,但我们知道那人就是你。也许,你和金秀珠不约而同地采用了同一个办法——互相举报对方,吸引警方注意,然后自己好浑水摸鱼。她是为了安全离开,你则是想拿了东西,把钱赚到手,然后再把老父亲接出去……”

邢铁脸色难看,这时,王局长一招手,两名警察押过来一个人。邢铁一看,吃了一惊:阿岐!

叶莉说:“我们去你家时,刚好碰上他想挟持你爸爸离开……”

“混蛋!”邢铁气得咬牙切齿,“别说了,我都交代!”

另一头,周标带人找到那艘渔船时,金秀珠已经不见了。随即,王局长发来了海上路线——邢铁交代,他探到了金秀珠的撤退路线。根据路线图,周标立即锁定了黄海的具体海域。

海上,金秀珠开着快艇,以最快的速度向韩国海域行进,当她越来越接近韩国海域时,前方空中直升机上的探照灯大亮,打在了她的快艇上。后方几艘快艇快速接近,前面还有一艘庞大的海警船——金秀珠知道,这次跑不掉了……

金秀珠落网,但她一个字也不吐,一副瞧不起中国警察的样子。王局长将叶莉带到她面前,叶莉简单地将自己参与破案的事情说了说:她只是偶然地参与了这个案子,而海东警察这段时间夜以继日地工作,还有天网工程和“警务云”等现代侦破手段的加持,三线城市海东,就成了国际悍匪的失败之地,金秀珠败得其实一点儿也不冤枉。

叶莉告诉金秀珠,邢铁之所以最后出卖了她,打了举报电话,是因为她的手下阿岐跟踪过邢铁。

“邢铁以为你并不信任他,但据阿岐所说,你并不知情,他只是一心想要保护你……”

“都是蠢货。”金秀珠冷笑道。叶莉看着她,突然一笑,说:“你上次在韩国做的绑架船厂副总儿女的案子,你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钱,那个副总是主持技术研发的专家,你收了他竞争对手的钱,逼迫他交出核心技术。事后仍然杀了两个孩子,副总因此发疯了,从此精神失常,而对手的新船两年后却顺利下海了,最难的技术部分竟然在短时间内攻克了……”

金秀珠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地看着叶莉:“你、你怎么知道?”

叶莉又坐了回去,耸耸肩说:“把相关信息整合起来,逻辑链条其实很容易组合,我只是中国警察中的小角色,你别紧张。”

金秀珠一脸颓丧,她知道自己低估了中国警察……

没多久,叶莉成功地调入了刑侦大队,成了一名真正的女刑警。


广州市私家侦探社_广州有调查公司吗_广州私人侦探公司有哪些

最新推荐

相关文章

热门资讯

返回顶部